Baby, I had all the guns but not a word from you

我的指甲长得很快,一般一个多星期就要剪一次。

今天去剪头发,到店里前面已经有两个人,坐着等了一会。虽然气温又转冷,但阳光很好,背对着玻璃墙,被晒得暖洋洋,很舒服。

几天前读完了苏菲的世界,值得一读的好书,最近开始读同一个作者的纸牌的秘密。从这两本书可以间接理解北欧全民受教育水平的领先。

最近刚和Yang提到了戏梦巴黎,这两天就随手翻到了特吕弗的另一部巴黎最后的探戈。复活节提供了充足的时间用来读书和看电影,很久没有这么悠闲的生活,也有了很多穿越回以前的机会,视觉和听觉方面。

昨天看了Don很久前发来并让我立刻看的穿越美国,一直没放在心上,昨天翻出看了才知道推荐的原因。

今晚看了伯格曼早期的犹在镜中,立刻闪回过去看秋天奏鸣曲、呐喊与地狱等时的感受。

很短的故事发生时间,数量极少的演员,强烈的舞台剧感。很多次想起以前邱和我说的伯格曼的观点,诸如他一直最感兴趣的是舞台剧,喜爱描写家庭内的人性,以及“演员是牲口”。后来每次看伯格曼的电影都会更理解这几句话的意思。

描写人性的导演不少,但伯格曼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反倒现在对特吕弗的电影并不是很喜欢,虽然他晚年的戏梦巴黎对我一段时间的生活产生了很大影响。

最近一个朋友的分手让我开始仔细回忆一年多前自己的那段生活,大家都是从这些经历走过来后变得成熟和目明,有些决定是要从未来往回看才会意识到有多正确,即使会有一段阵痛期。

About Aid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