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恨人,不如恨一张唱片

最后全是唱片 – 小黑

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曾经觉得世上最爱永远最爱一直爱到死的乐队出新碟也是直到两年后的今天才听。

The Album Leaf – A Chorus of Storytellers

很多年以前也是抱着The Album Leaf, Sigur Ros, Explosions In The Sky一夜夜地失眠一日日地看着车窗外。

烙印这种东西,还真有。

前段时间又逛进了no妹的博客,很意外地发现她还在写,只是版式到内容都和高中时的那个完全不一样了,只有标题Everything Will Flow没有变过,在那之前应该是A moment of stillness,还记得。

记得看到她的一句话,大意是说高中时觉得Suede的Dog Man Star是她会带进坟墓的一张唱片,现在觉得前100都排不进。

no妹和Hahn都开始义无反顾地做了AKB的饭,自己现在也大多只听Madonna,Rihanna了。Blur,Oasis,The Verve,Suede,等等这些留在那个年纪就好。

前几天逛个什么店来着,好像是书店吧,就听到了Bittersweet Symphony,前几秒竟然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歌,后来想想原来是The Verve,最后一次回潮好像是09年那张唱片,之后也是没再怎么听过了。

再就想到了No妹在电视上听到Blur竟然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歌,最后想大概是Girls & Boys吧。

Aqualung的Memory Man里最喜欢的两首后来听过,只能想起来曾经很激动地给我妈推荐。

08年夏天,最后还沉迷在所谓的indie里的那段时间,听了很多很多,在路上,在路上。

之后的那个秋天,慢慢地就只听流行和舞曲了。高中时看到论坛上好友说年轻时觉得很多音乐难听,俗,口水,没内涵,年龄大了以后反而只听以前觉得口水的东西,自己现在时常能想起他的那句话。

还记得小学快毕业时听了点布兰妮,我爸说那是我品味开始下降的标志。不知怎么就记得这句话了,想想又觉得好笑,昨天还听了不少布布吧。

是没想到再听The Album Leaf的碟还能有这么强烈的感觉。最后一张终于和前两张结构有明显的区分,但乐器、人声还是那个骨子里的味。Into The Blue Again当时是爱得多强烈啊,大一和大二整整两年,Always For You,不开心的时候听,失眠的时候听,躲在被子里听,坐在公交车上听,推荐给室友听,发给Zizi听,食堂里听,校园里听。

还是听老娜、小娜的时候开心哇,娜娜就算了,还有个番外娜,偶尔听听。

说了不少no妹,像是回到了六年前的博客。当时光PG(又一个几年前曾经经常提起的名字)还一直觉得我喜欢no妹,我告诉她其实我喜欢猪,结果她还真信了很久……

听手嶌葵的时候会想起光PG和我说不喜欢她的歌,而08年以后,对手嶌葵也是开始坦然地推荐给别人了。听World’s End Girlfriend的时候会想起光PG当时是多喜欢那首The Octuple Personality And Eleven Crows。听God is an Astronaut的时候会想起最早还是在no妹的博客标题里看到了A Moment of Stillness这首,然后那张EP至今仍是我最喜欢的他们的一张碟。听Explosions in the Sky的时候会想起Tolx叫我传他的那张All of a Sudden, I Miss Everyone。Pulp很少听了,Spiritualized很少听了,当初还认真地排出一堆很多人听都没听说过的年度十大唱片,现在想想也是有意思得很。

About Aid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