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喜欢的

刚刚意识到,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自己找回了爱好。

生活不是只有社交,只有夜店,只有酒,和只有微博。

花了一个秋天,一个冬天,和一个春天的时间弄明白,读书我是喜欢的,摄影我是喜欢的,电影我是喜欢的,音乐我是喜欢的。

曾经觉得很可悲,年龄越来越大,喜欢的东西越来越少,到了最后自己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自己喜欢的。而没了喜欢的东西,生活是多没有意义。

喜欢是可以单纯的享受,不需要想着把爱好变为自己的工作,因为工作本身不一定是一件压抑的事。而前面这句话在工作占据了绝大部分时间时必然成了一个伪命题。

幸福感这东西,何不就是这样,或者可以做自己热爱的工作,或者有一份可以自给而又不会套牢自己的工作,拥有几项爱好,意义这东西,自然就出来了。

相机买了,很喜欢。

Advertisements

那些造就我们的

今天重看了革命之路,突然意识到差不多正好距离第一次看这部电影一整年。

4月9号算是一个anniversary,去年,差不多在那之前的一两天看了这部电影。经历了不同的生活,今天再看,多了一点心理准备,少了当时窒息的压抑感。

看到过一句话,塑造我们的是我们的生活环境,没有人民就没有国家,但没有国家也没有人民。因此一个人声称自己和这个国家没有关系而要追逐自由的灵魂是不成立的。

在我看来,换句话说,塑造我们的是就是回忆。

与其说怕听一首歌,不如说怕回到那时的生活状态。慢慢开始懂了一个朋友说了七八年的一句话:人恨人,不如恨一张唱片,到最后全是唱片。

那些不该听的,是它们让自己变弱,或者说给了自己变弱的借口;变弱多不好,何不再听听Madonna呢。

This is for real, for real, for real
Oprah Winfrey, whole segment, for real, for real
20/20, Barbara Walters, for real, for real
60 minutes for real

Baby, I had all the guns but not a word from you
You got me all crazy, somewhere down the line your gon get what you deserve..you fucking jerk
Your were supposed to save me, my sweet baby
Now we are fading away..but your gonna know how this feels
Even if it’s the last thing I ever do
To be continued…

觉得那么一种生活是属于自己的,但这种想法毕竟不可靠,不知是否能坚持。隔岸观火,却有切肤之感,属于自己的生活在哪,大部分人在在寻找的过程中吧。

说到方向,自己是个近视的人。远期从来说不出,可能也是怕说到却做不到,也可能是怕说出遭来厄运。不管如何,还好在每个阶段都很清楚最近想要的是什么,算是幸运吗。


Baby, I had all the guns but not a word from you

我的指甲长得很快,一般一个多星期就要剪一次。

今天去剪头发,到店里前面已经有两个人,坐着等了一会。虽然气温又转冷,但阳光很好,背对着玻璃墙,被晒得暖洋洋,很舒服。

几天前读完了苏菲的世界,值得一读的好书,最近开始读同一个作者的纸牌的秘密。从这两本书可以间接理解北欧全民受教育水平的领先。

最近刚和Yang提到了戏梦巴黎,这两天就随手翻到了特吕弗的另一部巴黎最后的探戈。复活节提供了充足的时间用来读书和看电影,很久没有这么悠闲的生活,也有了很多穿越回以前的机会,视觉和听觉方面。

昨天看了Don很久前发来并让我立刻看的穿越美国,一直没放在心上,昨天翻出看了才知道推荐的原因。

今晚看了伯格曼早期的犹在镜中,立刻闪回过去看秋天奏鸣曲、呐喊与地狱等时的感受。

很短的故事发生时间,数量极少的演员,强烈的舞台剧感。很多次想起以前邱和我说的伯格曼的观点,诸如他一直最感兴趣的是舞台剧,喜爱描写家庭内的人性,以及“演员是牲口”。后来每次看伯格曼的电影都会更理解这几句话的意思。

描写人性的导演不少,但伯格曼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反倒现在对特吕弗的电影并不是很喜欢,虽然他晚年的戏梦巴黎对我一段时间的生活产生了很大影响。

最近一个朋友的分手让我开始仔细回忆一年多前自己的那段生活,大家都是从这些经历走过来后变得成熟和目明,有些决定是要从未来往回看才会意识到有多正确,即使会有一段阵痛期。


It’s you there when I closed my eyes and you in the morning

周日去了西北边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地方吃了晚饭,周边的环境让我又想起了在上海时的日子,两个人一起偶尔漫无目的地开车去一些没去过的地方,吃没吃过的饭店。

白天下起了雨。说来也奇怪,斯德哥尔摩下雨的时候很少,即使有也很少连着下好几天,大多是稀稀落落洒一会就没了。

下雨是同学和我说的,自己在家里倒一直没发觉,直到吃晚饭时坐在背向窗户的一面,回头才看到玻璃上的水迹。想起有一次在济阳路上开车,发现虽然在下雨,但阳光很耀眼,便在等红灯时拿出手机第一次拍了玻璃上的水珠。第一次用了一种相框,也会因为相框想起一个人。

从那以后就养成了看到下雨,总会想拿出手机拍一张照片的习惯。

晚上健身完回了一趟房间,拿了牛奶后便出门。到了Q楼发现所有教室都没亮灯,仔细看后发现有一个教室里有人在看球。

很享受一个人走路。

最近想买个相机,还没时间出去看,不知道复活节这里的商店有多少还开。


The Park

送走头头的第二天,斯德哥尔摩又下了一场大雪,风大得快把人吹起来。

两天后,天气突然转暖,阳光明媚,前天晚上下课,抬头看见美到不真实的晚霞。

接下来的两个月主要做一个大的project,小组的速度还算挺快,周一第一次开会,当天下午到晚上读文献,第二天讨论,周二晚就把第一版的plan写完,周三和assistant见面。

除了做project,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给了读书。自从读完上一本纯文学,最近重新接着读之前读了个开头的苏菲的世界,连着两三个晚上读到凌晨四点,确实是本好书。

一度觉得自己把生活丢了,又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把生活找回来了。

昨晚读到中世纪的历史,作者用了在教堂里讲述的形式。便想起头头在斯京的最后一天下午,两人误打误撞进一个教堂,当时有群人似乎是在排练,乐队和歌者。配合教堂的光线与气氛,一切都有些不真实,又联想起穆赫兰道里女主人公撞见午夜魔术秀的场景。

周三去了此前在street view上看到的一片让我想起上海的地方。实际走起来比预想的要近,遇见了一片阳光。

 

Why should he come back through the park?

You thought that you saw him but no you did not

It’s not him who’d come across the sea to surprise you

Not him

Who would know

Where in London to find you

 

With sadness so real

That it populates the city and leaves you homeless again

Steam from the cup and snow on the path

The seasons have changed from present to past

 


Day One

昨天下午考完试,打了电话叫头头从我房间出来一起吃饭。

回到房间已经是十点多,他有些工作上的事要处理,最后到2点多才睡。

中午吃了点元宵和饺子,后被不靠谱的Yang同学放了鸽子,我们就先去物理楼走了走,然后去吃了 鱼汤,还是和第一次时同样的感想:看着难看,吃着好吃。

下午天气不算很好,有点冷,不过和一月份鸭鸭来的时候相比还是暖和了很多。吃完鱼汤就直接到了Gamla Stan,然后第三次去了那家Art Cafe,在地下室里,这次椅子似乎比以前去时要舒服。

斯德哥尔摩在我看来是一座很适合步行的城市,也只有步行才能更多看到这里的美。就像上海一样,因为有很多水,城市的灵气就更显露。

和头头单独玩,就更想起了Tolx,出国后和他联系少了很多,不知道他现在还会不会遇到去年初那样的事,还会不会那么难受,有没有人去说。

这是出国以后,在瑞典见到的过去生活中最好的朋友,相聊甚欢。他在德国待了2个月,月底就要回上海了,不知道回去后有什么感想。

走的时候会很舍不得吧。仔细想来,能在离上海这么远的地方和好友会合也是件很奇妙的事。今天他还说到,以后如果长滩小分队再相约去巴厘岛、泰国度假的话,我就是那个飞行时间是他们好几倍的人。而我只想,不管以后大家在哪,只要再约,多远都会满怀期待吧。


醒着多好

不是因为睡得晚而起得晚,是因为起得晚而睡得晚。

说得太多,词不达意,听得太少,听谁来说。

Follow the passion
That’s within’ you
Living 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

We have a special need
To feel that we belong
Come with me inside
Inside my velvet rope